帽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帽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全国众多电厂出现煤荒

发布时间:2020-02-12 21:13:59 阅读: 来源:帽条厂家

电煤告急!

近段时间,围绕着电煤供应,全国众多电厂纷纷发出短缺呼救。目前湖南、湖北、江西、安徽等地甚至出现拉闸限电现象。

“今年电煤供应紧张超过往年。”一煤炭行业人士说,“这与经济复苏过快有关,也与山西煤矿整合引发的全国各产煤大省都进行煤矿整合有关。”

煤炭大省的河南又是火电大省,目前电煤供应情况如何?即将进行的煤矿整合,是否会影响全省用电?

煤炭紧张 用煤大户到产煤大省“抢煤”

“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我觉得这句话大错特错。我们现在是有钱连煤都买不到。”

说这话的是湖南人肖岩(化名),他是湖南一家煤炭销售公司驻河南中平能化集团(平煤集团和神马集团合并而来)的业务代表。元旦前记者见到他时,他为争取中平能化向自己所在企业供应更多煤炭,跑得焦头烂额,效果却不理想。

他想到了那部风行一时的电影——《疯狂的石头》,他说:“现在的煤炭也是疯狂的。”

其实,现在疯狂的不是煤炭,只是其中的电煤。目前包括华中电网和华东电网在内,多个省市电煤告急,部分城市已开始拉闸限电。

华北电网去年12月31日的消息也称,由于负荷需求持续高位运行,电厂耗煤量保持在较高水平,京津唐电网电煤库存整体呈下降趋势。而华东电网整体压力也较大,包括安徽等地在内的部分机组已缺煤停机。

肖岩说,由于日益严峻的电煤供应形势,他不得不奋力争取更多的电煤资源。而其他用煤大户也都倾巢出动,到产煤大省“抢煤”。

“就以平煤为例子吧,来平煤抢煤的外省人太多了,除了用煤大户领导来亲自拜访外,更有一些省份的政府部门领导带着企业家团队来谈判。平煤的门槛都快踏烂了。”他说。

原因分析 经济反弹超出预期

今年如此紧张的电煤供应形势,大出肖岩意料,也让中平能化集团运销公司的人始料不及。接受采访时,一位李姓科长说:“这种情况很少见。”

据悉,集团煤炭主要供应河南、江西、湖北、湖南等省份。去年电煤突然紧张后,湖北省经委副主任曾在12月份专门到集团沟通,“共话友谊”,通报湖北近期电煤供应面临的严峻形势,“希望中平能化集团在关键时刻一如既往对湖北给予大力支持。”

电煤缘何出现近几年少见的紧张局面?

肖岩和李科长认为,这与冬季用电高峰有关,可能也与国家经济的快速复苏有关。

国内资深煤炭专家李朝林也称,“这完全得益于国家经济超乎预期的复苏。”

受经济危机需求下滑影响,去年上半年秦皇岛煤炭价格曾较前年大幅下滑,但自去年8月末开始上涨,并不断创下年内新高。

李朝林介绍,受经济危机影响,国内企业普遍不景气,但在国家政策刺激下,去年下半年以来,国民经济逐渐回暖,用电量激增,而电厂没有料到经济复苏如此之快,电煤储量不大,导致冬季用电高峰措手不及。同时,其他一些煤炭耗能大户也纷纷开工生产,致使煤炭市场整体回暖。

此外,目前我国的能源结构还没有大的改变,煤炭需求主要集中在中东部地区,而煤炭主产区主要在西部,目前铁路运输瓶颈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正是在此背景下,大部分省份出现煤荒。

“火上浇油” 煤炭资源整合导致产能缩减

作为市场供需关系中的供应方,中平能化集团等大型煤企正在享受着顾客盈门的“快感”。

李科长说,基于大客户的强烈要求,他们已停止向市场散户发煤,可即使这样,还有许多外省客户纷纷前来,托关系等着订购。

除去这些大企业,用煤企业就不能到中小煤企采购?

肖岩称,到中小煤企采购以前还行,现在不行了,以后估计更行不通了,因为现在国家正在对煤矿资源进行整合,众多中小煤矿将不复存在。

去年,山西启动我国规模最大的煤企重组行动,全省矿井数将由2598个压缩到1000个,拥有企业主体的煤炭企业数量将从现在的2200个变成100个左右。这直接导致晋煤供应能力缩减,甚至本省一些电厂用煤也紧张。

而河南,目前正步山西后尘,拉开煤矿整合大幕。元旦前河南省召开的经济工作会透露,河南省将进行煤矿兼并重组攻坚战,拟在今年完成646座小煤矿兼并重组,不参加或者达不到条件的,都将关闭退出。

李朝林说,国家正在进行的资源整合无异于给目前的电煤紧张火上浇油,“整合的目的是为了企业做大做强,但企业如果只止步于做大后的‘垄断’层面上,一味享受‘适度垄断’带来的利润,只会导致市场供应更紧张”。

我省措施 河南优先保证自己用煤

众多业内人士分析,由于今年政府将在全国范围内进一步推进资源整合,因此今年的全国煤炭不会出现供给过剩,供应总体还会偏紧。

经济复苏,煤矿整合,供应偏紧,就在外省用煤企业抱怨在河南采购不到电煤的时候,火电大省的河南是否高枕无忧?

肖岩称,现在外省一些客户之所以很难在中平能化采购到煤,这也是为了优先保证河南自身的火电企业用煤,因为“河南骨干电厂的库存也十分吃紧”。

据悉,河南省在去年12月初还曾因为缺煤造成137万千瓦容量机组停机。

“河南不能掉以轻心,这是非常时期。针对电煤紧张局面,省发展改革委下发有文件指示,确保省内电厂用煤。”省发展改革委一工作人员说。

中平能化集团的李科长介绍,中平能化位于河南,当然要首先保证河南电煤供应,根据省发展改革委要求,集团在上月初专门召开河南电煤保供专题会议,对怎样保证河南电煤做出全面部署。

去年12月20日,省政府还在开封召开2010年全省煤电企业供需见面会。会上,省政府确定了“省内资源有限保障省内需求,特别是国有重点煤炭企业要优先保障省内供应”的原则。

随后,省内各电企纷纷和煤企签订今年电煤供应合同,后顾之忧得以解除。

记者采访位于汝州市的瑞平电厂负责人,李副厂长也说,如果不是依托省内煤炭资源,他们电厂现在一定也和外省电厂一样,在为电煤奔波。

专家建议 煤炭市场需适度竞争

一边是整合,一边是短缺,自山西煤矿整合引爆“国进民退”争议后,全国用煤企业也陷入了一个胶着局面。

李朝林说,在煤炭供应偏紧的情况下,今年煤炭价格依然会持续走高。“中小煤矿的整治,使得煤炭生产集中度更高,煤炭企业因手握资源而逐步在煤电博弈过程中占据有利位置。”

在他看来,这即是所谓的相对垄断。而对于相对垄断的企业来说,获得垄断利润要比获得合理利润容易得多,企业在制造短缺方面会有更大的冲动。

有媒体报道,去年年底河南召开的全省煤电企业供需见面会上,煤炭企业的煤炭每吨报价已经比前年报价高出了110元。

但对目前失衡的市场,李朝林称,国家不会袖手不管,毕竟煤关系着电,而电关系着整个国民经济的稳定运行。

中银国际电力行业分析师于念分析,去年年末国家发改委取消了煤炭产运需衔接会而改由煤炭和电力企业自主进行煤炭价格谈判时,还曾明确表示要继续进行宏观调控,或许就是告诉市场,在煤电价格出现大幅失衡时,政府这只“有形的手”还是会显现威力。

“国家通过调控使市场平衡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在国家政策指导下,国内煤炭市场要形成适度竞争的局面。”李朝林说,“有了竞争,才能使供需自我调节,达到合理平衡。”

因此他也建议,在国家煤矿资源整合后,各大煤企都应贡献最大社会责任,增加产能,不能“捂着产能不生产”。

注册公司资料

版权申请

广州工商税务官网

代理记账公司注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