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帽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三星深陷血汗工厂丑闻童工月工作时间超250小时

发布时间:2020-06-30 17:21:24 阅读: 来源:帽条厂家

紧随苹果和富士康,“巨鳄”三星近日也接连陷入了两起“血汗工厂”事件。

“中国劳工观察”(China Labor Watch)在9月5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称,三星在华八家工厂存在违法侵犯和虐待劳工问题。

“中国劳工观察”(China Labor Watch)是一家非盈利性组织,旨在调查中国出口行业工人的工作条件。该组织还在9月8日指责三星电子位于广东惠州的代工厂海格国利电子(惠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格国利”)涉嫌虐待童工、侵犯工人权益。

目前,三星已经做出表态称将彻底调查这些违规行为。“我们会跟进三星的工厂继续调查,但不限于以前报道过的工厂,我们主要想了解三星的用工体系是否得到改善。”中国劳工观察负责人李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我们希望这种改善不仅仅是一家工厂,而是一个行业。”他说,“中国劳工观察”已前往华盛顿呼吁委员会及美国政府对三星公司施加压力,要求改善工人工作环境。

三星8家工厂涉嫌违规

“中国劳工观察”发布的名为《八家在中国的三星工厂调查报告—侵犯苹果劣待中国劳工专利》报告称,他们在今年5月至8月间共调查了八家三星在中国的制造工厂。这些工厂存在着强制超时加班、大量违法合同、非人待遇、滥用未成年工、压榨派遣劳工等16条问题。

上述报告还称,基本上每家工厂都没有在劳动合同中保护劳工的合法权益。这些违法侵权反映在:只让工人签空白的劳动合同,不给工人劳动合同副本,甚至不签署合同。

“包括天津三星视界、惠州三星和深圳三星科健在内的三家工厂均有雇用18岁以下的工人。他们的工作量和成年工人相同,且不受任何额外保护。”报告称。

据了解,这些工厂包括:深圳三星科健移动通信有限公司、惠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天津三星电子有限公司、天津三星视界有限公司、苏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三星电子(山东)数码打印机有限公司、天津因塔思有限公司、天津灿特(可如思)电子有限公司。其中,两家为三星代工厂,另外六家为三星直接控制的工厂。

这还不是“初犯”。就在上个月,三星中国产品代工厂海格国利也卷入了这场“血汗工厂”纠纷。

公开资料显示,海格国利主营SMT(表面贴装)、OEM等,是三星的重要配套企业之一,为其提供手机、DVD、音响、 MP3、LCD等产品的加工服务。2010年,该公司实现工业总产值8.6亿元,并于同年12月获批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中国劳工观察”称,在今年6月至7月间,其相关人员以在海格国利打工的方式进行调查,结果发现海格国利工厂中聘用了7名不满16岁的童工,负责为三星生产手机和DVD播放器。这些童工面临着和成年人一样恶劣的工作环境,但报酬只有其他工人的70%。该组织推测海格国利的童工总数在50人至100人之间。

“我国的《劳动法》、《禁止使用童工规定》等法律法规都明确禁止用人单位招用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只有文艺、体育和特种工艺单位例外,可以招用不满16周岁的专业文艺工作者、运动员,但需要经监护人同意,并履行审批手续。”中国网络法律网首席法律顾问赵占领对时代周报分析称。

此外,“中国劳工观察”报告还指出,海格国利在管理员工上还有躯体虐待行为,工人如果犯错会受到严格处罚,包括殴打、站一整天。而且海格国利的员工会定期处在乙醇环境中,但每天只能用一双新防护手套。车间的温度相当高,基本上工厂没有提供医疗保护措施。员工一周需要工作六天,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1个小时,且请病假还要扣工资。

“海格国利的工作条件大大低于苹果供应商工厂的一般条件。”上述报告称。

三星下令工厂整改

对于外界的指责,三星中国方面对时代周报记者回应称,“三星以最高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身以及供应商。我们对使用童工的行为持‘零容忍’原则,因此,我们对在华工厂进行实地审查,来审核这些工厂是否符合劳动法和三星的劳动就业政策的相关标准。审核的范围既包括了供应商的工厂,也包括了三星自己的各工厂。”

据悉,三星在8月9日便派遣总部人员对海格国利进行调查,具体方式包括:身份证核查、查询入职记录以及与实习学生进行一对一面谈等。调查结果称,未发现使用未满16周岁的童工参与工作,存在不足18周岁,但年满16周岁,合法进行工作或实习的学生。

“海格国利也存在一些管理不足和潜在安全隐患。比如,针对迟到或缺席的罚款制度,超过法定加班时间或每周加班超过9小时的事例,未设立医务室等。公司已要求海格国利立即改善工作环境,一旦海格国利不能遵守三星对童工的‘零容忍’原则,三星将立即废止与海格国利签订的合同。”三星称。

“三星的回应目前是针对外界的压力,要真正改善工厂条件还需要观察。”李强对时代周报表示。

“报告中涉及到一个童工女孩叫吴小芳,她是用她姐姐的身份证进入工厂工作,工厂有她的地址,如果三星想真正地检查,能够通过她在进入工厂时的身份证、联系信息和她联系上。”李强对时代周报表示,吴小芳在今年6月被开除,但那个月她的工作时间在250个小时以上,并且有11个夜班,从晚上8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中间只有不到40分钟时间就餐。

据他透露,吴小芳是一个14岁的小孩子。在给时代周报的邮件回复中,李强还附上了吴小芳的照片和其6月份的工资单。

从苹果、富士康到如今的三星,跨国厂商及其代工厂为何屡屡出现损害劳工权益的“血汗工厂”事件?赵占领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代工厂在产业链中处于下游,利润也最微薄,所以要想尽办法削减成本,但目前国内人力等各项成本都在增加,只能通过提高劳动强度、延长劳动时间等方式压缩成本。

“使用童工肯定要承担行政处罚,员工可以要求提供加班费,如果劳动条件比较差就要面临整改。” 赵占领认为,三星代工厂在法律上和三星没有关系,但从社会道义上三星应该规范和自律并承担社会责任,通过合同约定的方式加强对代工厂的监管,不然将会影响其品牌形象。

“中国劳工观察”则建议,三星应该在每个工厂建立工人热线,引进第三方参与审计,建立工人集体谈判机制和工会。“苹果和三星都是盈利的公司,有能力来改善用工的环境。”李强称,“中国经济已经得到发展,我们不能再牺牲农民工的利益来发展经济。这个社会应当对农民工有所回馈。”

为了杜绝潜在违法风险,三星方面表示在9月底前,三星总部将组建并派遣由100 余人组成的调查团,首先对只给三星供货的105家中国供应商进行现场调查;年底之前,三星将对向三星和其他公司供货的其余144家中国供应商进行资料审查。若供应商不遵守三星的政策或不采取整改措施,三星将中止双方的合作关系。

而对于是否将引入第三方独立调查机构、调查的主要方向等问题,三星中国并未在截稿之前回复时代周报记者。

内蒙古订做职业装

黑龙江工作服定制

哈尔滨西装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