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帽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史上军队战斗力最差的王朝内战外战逢战必输

发布时间:2021-01-11 17:02:58 阅读: 来源:帽条厂家

中国史上军队战斗力最差的王朝,内战外战,逢战必输!

王莽的新朝可以算是中国历史上军队战斗力最差的王朝了,按道理,新朝上承虽远必诛的强汉,军队应该很能打的,可是,历史的事实告诉我们,坏的制度与瞎的指挥,可以将一支骁勇善战的军队,变成一群垃圾土匪。

新莽地皇三年(公元22年),王莽在对匈奴与西南夷作战数年后,发现自己耗费巨额军资却毫无进展,加之内地农民起义已星火燎原,乃将军事重心由外转内,命大将景尚、王党率军两万,前往青、徐二州,增援北海太守田况,共剿赤眉军;另派一支军队,由纳言大将军严尤、秩宗大将军陈茂率领,前往荆州一带,增援荆州牧,共剿绿林军。

当时的情况是,绿林军已大败荆州牧,尽获其辎重,又接连攻破城镇,势力大增,至此已聚众有五万余人。而赤眉军虽为北海太守、探汤侯田况所阻,不得南下,但因饥荒日益加剧也不断发展壮大,至此已有军队十余万人。然而王莽却只发给了景尚两万人,严尤那边更是只给了吏士百余人,而让他沿途自募士卒,如此之小气,看来王莽根本没把义军放在眼里,他的自我感觉太良好了。

果然,义军很快让官兵吃到了苦头。齐鲁那边,本来田况干的还不错,他放手使用地方上的各级官吏与大小豪强,让他们实行堡垒主义,大搞坚壁清野,恩威并施,剿抚并用,一时很是阻遏了赤眉军的发展势头,但景尚他们一来情况立刻就恶化了。这伙官兵,简直比正在闹的蝗灾还可怕,所过之处抄掠抢夺,倒是比赤眉军更像强盗些,其战斗力可想而知。结果一场大战下来,官兵大败亏输,就连景尚自己也被樊崇义军给杀了。

消息传来,长安大震,王莽顿时有如梦中惊醒,原来赤眉这伙盗贼如此厉害,再让他们发展下去那还得了?看来朕必须打出一张王牌了,否则盗贼们还真以为我新朝没人了,看吧,这次这张牌下去,吓都吓死他们!

王莽的这张王牌,就是战国四大名将之一廉颇的后人,更始将军廉丹。论打仗,这位老兄还是可以的,之前王莽南讨句町(古国名,在今云南广南一带),北征匈奴,派的都是这员老将,且斩首蛮夷颇多,这是新莽王朝军事经验最丰富,最能征善战的一员猛将。

为保万无一失,王莽还派了自己的亲信族侄爪牙重臣王匡(与绿林首领王匡同名,时任新朝太师,位在上公)去给廉丹监军。这一文一武,双剑合璧,再领十余万狼虎官兵东出平乱,樊崇等蕞尔小贼,必如泰山累卵,压之即爆!

地黄三年(公元前22年)四月,王莽亲自在长安城外为廉丹、王匡践行,送至东门之外,忽然天降暴雨,水漫征衣。路旁有围观长者见此不祥之兆,不由凄然叹道:“苍天下泪,是为泣军!大凶也!恐儿郎不得归家,悲哉!”

一场豪雨,已为新莽大军的前途蒙上了一层阴影,但他们仍不自知,竟还一路州郡的放纵扰民,搞得百姓苦不堪言,都说:“宁逢赤眉,不逢太师!太师尚可,更始杀我!”

原来,小气的王莽借口国家仓廪里的粮食都已救济灾民,要王匡廉丹这支军队自筹军粮,这就等于直接将兵逼成了匪,而且比匪更可恶,所谓匪过如梳,兵过如剃;而且匪们至少还可以抢官府,但兵们却只能抢老百姓了,老百姓被抢的活不下去,最后又只得去当匪,结果就是匪越来越多,这是一个恶性循环的死结,谁都解不开来。

当然如果够残忍的话,这个死结倒是有一种解决办法,那就是耗。反正就是抢了,不如大家比着赛的抢,然后互耗,耗到最后大家都抢无可抢,那一定是官兵占上风,毕竟官兵有城池有后援;而流民所依靠的只有自己而已。

这正是廉丹的办法,也是当时唯一的平乱之法。所以他屯军于定陶数月,却迟迟不肯出兵。另外一边,严尤竟与廉丹英雄所见略同,也是一路缓行,迟迟未至荆州。

新朝将帅们个个用兵持重,坚持欲与乱贼互耗,这下可急坏了苦侯捷报的王莽,因为此时天下的局势已经每况愈下,他也实在是撑不下去了。

是年夏,蝗灾进一步加剧,蝗虫们一路从东方席卷而来,遮天蔽日,吃的天下干干净净,庄稼化为乌有,牲畜唯余白骨,百姓吃无可吃,饿死无数,有些地方甚至发生了人吃人现象,比如《后汉书》、《东观汉记》中就多有记载当时盗贼绑架平民、烹而食之的惨剧。

王莽闻讯大急,心想在朕英明领导下的百姓怎么能吃人肉呢?这写在史书里多丢人!于是又想了个馊主意,他不知从哪里学来的知识,竟自行研制出了一种新型食品,在全国范围推广。这种新型食品叫作酪,不过不是奶酪,而是木头酪,也就是用草木煮成的硬块,据说可以将植物中的淀粉和蛋白质等营养成分提取出来,形成高浓度的压缩食品。如此高科技,简直闻所未闻,一时欢欣鼓舞,可老百姓费了老大劲,才按照王莽下发的配方一步步加工出酪来,塞嘴里一嚼,却立刻就吐了。呸!还不如吃人呢,根本啃不动!偶有人牙口好的,硬吃下去,晚上也开始拉肚子,一个个食物中毒。

王莽听说后,不反思自己的发明有问题,却怪民间的加工条件不行,辜负了自己的高超智慧,不得已只好又下诏说:“其且开天下山泽之防,诸能采取山泽之物而顺月令者,其恣听之,勿令出税。”

原来,王莽托古改制的一大政策,就是将山泽资源也控制起来不让百姓任意采捕,若要采捕也要上交重税;而今这些野草和树叶都可以开放给老百姓随便吃了,而且还免税,尔等小民还不感激天恩浩荡?

但这些流民们就是不听话,不去山泽啃树叶,居然全都逃荒涌入长安,数十万众嗷嗷待哺,恰如蝗虫一般可怕。王莽身为国家元首,自然不能罔顾百姓性命,乃遣使者开仓放粮,惜乎用人不擅,使者竟与属下小吏将赈灾之粮全数克扣贪污,导致数十万灾民饿死十之七八,长安内外,一时饿殍遍野,尸臭熏天,惨不忍睹,惨不忍闻,简直就是人间地狱!而剩下的流民仍不肯离开长安,他们吃着从贪官们手指缝里漏下来的菜汤稀粥,实在不行就去吃死人肉,想多坚持几天再饿死在天子脚下,以用他们温顺的死亡,让皇帝睁眼看看这世道的残酷。

在这种情况下,王莽对将帅们再也忍无可忍,立时下了一道诏书,严辞责备廉丹道:“仓廪尽矣,府库空矣,可以怒矣,可以战矣!将军受国重任,不捐身于中野,无以报恩塞责。”

廉丹接诏,惶恐万分,王莽对待悖臣逆子的手段他最知道(连他自己的四个嫡子都被他逼死了三个),这可是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皇帝,他平常接见臣子,旁边侍御皆高举云母扇屏遮其面庞,只有威严嘶哑的声音从屏后传出,语言简短古奥,令人战栗悚然。官员稍有应对失误,便有免官乃至处死之虞。

事已至此,看来是逃不过去了,廉丹只得放弃自己先前的战略,决定豁出自己这条老命,去跟赤眉军死磕,拼死算球!

是年十月,廉丹、王匡率军攻打无盐赤眉军,初战告捷,斩首万余。王莽闻信大喜,忙遣使者前往劳军,将二人进爵为公,同时还封赏了吏士有功者十余人。

一场大胜来的如此容易,王匡当然满心欢喜,志气百倍,便想趁胜出击,再去攻打梁郡的赤眉军。然而廉丹却没有一丝欢喜的样子,反哭丧着脸劝道:“大战方毕,宜休士养威,不可轻进。”王匡立功心切,根本不听,心想廉丹老矣尚能饭否?你不去,我去,区区小盗,我一个人就能搞定。

廉丹无奈,只得率众随行。作为新朝的忠臣良将,作为王家的鹰犬爪牙,前者可以抛弃后者,但后者绝不能抛弃前者,这就是廉丹的臣道,一条路走到黑,永远不回头。

结果理所当然的,他们半路正中了赤眉军首领董宪的埋伏,王匡见势不妙,赶紧策马就逃,导致廉丹身陷重围,危急时刻,从人皆劝廉丹突围,廉丹却道:“小儿可走,吾不可!”说完策马冲入敌阵之中,力战而死。廉丹部下校尉二十余人闻之,无奈也一声齐呼:“廉公已死,吾谁为生!”然后策马急进,对赤眉军阵进行自杀式冲击,结果全数战死。王莽十万大军,转眼灰飞烟灭。

王莽手下最强的战将廉丹居然如此轻易的阵亡于乱贼之手,东征军几至全军覆没,消息传来,王莽彻底慌了手脚,他赶紧再派司徒(相当于丞相)王寻率领大军十余万人坐镇洛阳,震慑山东,以挽回局势,可惜齐鲁局势已经糜烂,赤眉军士气如虹,一路转战汝南、颍川、陈留,又挥师濮阳,所向皆破,王寻再用什么招儿,而也没用了。另外一边,严尤陈茂也被绿林与舂陵刘氏的联军打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只能龟缩在城池中坐以待毙。

可王莽还是不信邪,后来又派了四十二万大军去征缴绿林军创建的更始政权,结果连个数千人把守的昆阳城都拿不下来,最后还被刘秀一万多援兵打了个落花流水。这战斗力水平,已经烂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

2205不锈钢厂家

骨架风筒

瓦斯红外线燃烧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