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帽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只想知道多少钱一夜-【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22:46 阅读: 来源:帽条厂家

那年,我大3。大三,正是一个尴尬的季节,作为学长的第2年,我已经有了女友,可是新的学妹总是让我眼前一亮,那越来越时尚的发型,那越来越短的裙子,那越来越动人的黑丝,以及那化妆品益发可怕的魔力,我只能说,我老了,原来妹子是越小的越好。

我的小兄弟甲鱼正是大2,作为学长的第一年,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带长,多年媳妇熬成婆,自小学起和“长”字都绝缘的他,终于当上了学长,哈哈哈!这不,当我感叹我院学妹初长成的时候,他已经决定利用学长的身份去聊学妹,上演一曲学友叔叔的《饿狼传说》——只想你的嘴巴用我做磨砺!!!哈哈哈!够贱了!对,他就是一个绝世贱男,当然,我是最贱的,我把他带坏了。

“学长,你好。”甲鱼听到一个学妹叫他,他转过身子,见一个学妹笑盈盈地望着他,那学妹好漂亮,皮肤好极了,就像上好的羊脂白玉雕出来的,一张绝俗的瓜子脸,精致的五官,好似古画中走出来的美女。甲鱼张大了嘴巴,情不自禁吐出了三个字:“蓝学姐。”

那学妹桃花般的脸上一红,不敢看着甲鱼燃烧着莫名欲望的眼睛,低下了头怯怯地说:“学长,人家是大一的新生,可不是你的兰学姐。”灯光下,那学妹一身水蓝色长裙,将她凹凸有致的身体覆盖了80%以上,但又将她那曼妙的曲线勾勒无遗,甲鱼咽了咽唾沫,他回忆起来了去年——玄都夜放花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那是一个期待学姐的少年,学妹是大多数大学男生生活上不可或缺的点缀,学姐则是他们生命中一种期待——图腾。往往新生入学,接他们的学姐就是他们对学院的初印象,一个漂亮的学姐往往就是大学美好的全部。那时,甲鱼带着一大推铜钱来到学院,一个猥琐的学长接待了他,把他从火车站接到了大学,那个学长就是我。我是一个禽兽,大家都叫我李禽兽。

“学弟,你喜欢喝豆奶呀!”

甲鱼喝着豆奶,我问他,他一边喝一边点了点头,“学长,我喜欢豆奶,豆奶营养丰富。”

我说:“学弟,你知道什么是豆奶吗?”、

甲鱼说:“那不就是豆子打碎了混合牛奶?”

我说“错!错了!大错特错!就是两个女人比奶大,4只奶对在一起,那就叫斗奶!”

甲鱼“扑哧”笑了,笑得真欢把豆奶都喷在我的身上,我SHIFT UP ,推开了甲鱼,用纸巾擦了擦衣服,对着甲鱼问他:“那你知道什么是维维豆奶吗?”’

甲鱼笑着摇了摇头,用期待的目光望着我。

“那就是1000个女人围在一起斗斗奶,那就是维维豆奶。你怎么读中文的,这么木有语言天赋的,快点换专业吧。中文系不适合你。”

“啊!学长文秘也是中文的呀,中文系的女生好多好漂亮的呀!”甲鱼尖叫道。

“哦,你是文秘呀,好,你可以当秘书,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

“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甲鱼茫然地望了我一眼,忽然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学长,你是什么专业?”甲鱼期待的问。、

“我也是文秘的。”我一脸同情地看了看他。大学很无聊,至少中文的课程无聊,什么古代汉语,现代汉语、古代文学作品选读和西方文学史等等,都是些狗比不沾黄皮果的玩意,最坑爹的是文秘居然有3分之2课程都是汉语言内容,原来文秘是汉语言方向的文秘,当年报志愿的时候,当官的老爹只是瞎了眼,让我报了这个天杀的专业。几次我暗度陈仓改专业都被老爹否决了,哈哈哈!苦逼!“学弟,秘书这个东西,男的不比女的,女的起码功能多一项,教授都说女秘书的嘴比男秘书多一种功能,你懂的。”

甲鱼眼睛泛着动物的光芒,在我一年多的熏陶下,甲鱼已经很淫%荡了,看着美丽的学妹,他回过神来,他清了清嗓子:“学妹,你好靓,让我想起了学院传说中的兰学姐!”

那学妹眨了眨清亮的眼睛,有点害羞地说:“真的吗?我叫敏敏,学长你叫什么?你觉得你好像我的叔叔,他前年出车祸死了,他那天穿的衣服也和你现在穿的差不多,所以,我一看你就觉得好亲切呀!”

叔叔!还是出车祸死去的叔叔!天呀!甲鱼的内心有如打翻了五味瓶,于是他拿出了红米手机,但见敏敏学妹手上也是红米手机,缘分呀!

“敏敏学妹,我们加个微信吧,以后有事不懂可以找我。”甲鱼一脸鸡贼地加了敏敏的微信,心中闪过一个猥琐无限的念头——约PAO!

周末晚上,甲鱼和敏敏聊着微信,“敏敏,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不过我爸爸不给我在大学找男朋友。”

“为什么?”

“因为,我爸爸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是耍流氓!?”

“哦,那不是你爸爸说的。”

“那明明是我爸爸说的。”

“那是毛主席说的,任何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就是耍流氓。”

“对呀,毛主席都这么说,我所以要好好学习。”

甲鱼无语了,打开了和我聊天的窗口。接着,仍和敏敏聊天,“敏敏,那我们以后结婚我们不就可以恋爱了吗?”

“那你愿意和我回XX吗?”

“当然愿意!”甲鱼回答,但是忽然不知该如何聊了,问我,该怎么聊了。

我回复他:“你直接问她多少钱一夜?”

甲鱼向来对我言听计从,马上向敏敏发出了我只想知道你多少钱一夜?

敏敏的头像马上黑了!甲鱼怎么发也不了消息给她。甲鱼挨拉黑了!他伤心之余,打开了租房的门,只见敏敏站在门口,她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正在这时,敏敏拉起甲鱼的手,冲进了午夜的街市,跑着跑着,甲鱼觉得周围好陌生,忽然他眼前出现了一座城,上面写着酆都!甲鱼愣了!低头一看,敏敏的脚悬空着,分明就是漂浮的幽灵,她的胸口裙衫上写着多少钱一夜。

幻龙战记为购破解版

少年三国志满v公益服

热血豪杰下载

大圣之怒手机安卓版

相关阅读